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驳托巴克书消停吧硅谷的多样性问题没有那么

2019-03-03 17:03:37

创见干货:除了需要面对资本寒冬以外,硅谷还需要面对多样性问题。蒂夫 托巴克(Steve Tobak)近发表了一篇名为《硅谷的多样性神话》的文章,意在表明硅谷

创见干货:除了需要面对资本寒冬以外,硅谷还需要面对多样性问题。蒂夫 · 托巴克(Steve Tobak)近发表了一篇名为《硅谷的多样性神话》的文章,意在表明硅谷并不存在多样性问题。本文作者凯丽萨 · 罗梅罗(Carissa Romero)认为托巴克的文章存在 6 个非常典型的论证错误,因此撰文反驳。

相信绝大部分身处硅谷的人都会同意多样性的缺失将会导致各种问题的出现。多个证据显示多样性的缺失往往与偏见有关,尽管这个解释不一定能说服每一个人。良性的争论非常重要,但切记,只有在信息对称且经过深思熟虑的情况下争论才会产生正面的影响。蒂夫 · 托巴克(Steve Tobak)近在福克斯商业频道(Fox Business)上发表了一篇名为《硅谷的多样性神话》的文章,并在文中为读者提供了关于「恶性争论」的例子。《福布斯》杂志(Forbes)也曾于今年早期刊登过一篇类似的文章,但这篇文章很快就下架了。争论需要满足一定条件才会具有价值,当然,如果我们想要在主流的刊物上发表言论,我们必须满足刊物的要求。针对托巴克在《硅谷的多样性神话》一文中所表达的观点,我给出了下面几点修正意见:

1、切勿将个体的观点或经验和数十年的研究相提并论 针对工作场合上的多样性壁垒及其解决方案的研究已经持续了数十年之久,但托巴克并没有饮用这些研究,而是选择相信自己的经验已经足以让他客观地评估硅谷是否存在多样性问题。

我在科技领域工作了数十年之久,期间合作过的对象包括数百家初创企业、上市公司、公司高管、企业家以及风险投资商。我相信自己至少和任何人一样,具备客观看待这里所发生的一切的能力。 很不幸,我并不认为托巴克具备客观看待硅谷多样性问题的能力。在数十年以来,人们一直在对导致多样性缺乏的因素进行数据收集和研究——包括关于企业的内部歧视、归属感以及关注的企业文化所造成的结果等方面的研究——只有这些研究才能够帮助人们理解现在正在发生的情况究竟如何。作为一名知识分子,托巴克当然具备客观分析数据的能力,但很可惜,他并没有在文章中呈现这一点。

2、成为多数派当中的一员并不能证明你缺乏对组织多样性的尊重,但在进行争论时你需要避免消息不对称的情况 托巴克相信人们会认为他的立场欠缺公平度,因为他是一名男性。

我确信评论家会因为我男性的身份而批评我所处的立场欠缺公平度,同时我也相信总有公正的人可以倾听我的叙述。对于那些一直在这个事件上磨刀霍霍的人,我希望你们不要为了创造头条而对我所说的话断章取义,我不希望遭遇莫里茨(Moritz)的不幸。 他的基因并不会干涉他在这个问题上的公平性。实际上,许多从事该领域研究工作的研究人员也是男性,包括内部歧视领域的金牌研究员托尼 · 格林沃德(Tony Greenwald)博士在内,因此我们所处的群体其实并不重要。托巴克的失败之处在于没能运用客观数据作为自己论点的支撑,也因此使得文章的可读性欠佳。他的论点与现实并不相符,而且他丝毫就没有论证过自己的假设是否正确。由此可知,他的观点论述并不成功,他所做的仅仅是在铺陈自己的假设。讽刺的是,他的假设正好和数十年来的研究结论相违背。

3、没有经过论证就将假设认定为事实的行为是很有问题的 在托巴克的文章中,有几个论点和研究数据发生了冲突。他在文中声称:

不论是从伦理、逻辑还是经验的角度分析,硅谷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都得益于一种多肤色、多基因、万事混合的英才教育文化,这种英才教育所珍重的是人的才华和价值观。 那么,数据是否和托巴克的结论相符呢?硅谷的成功是否如他所言,得益于「一种多肤色、多基因、万事混合的英才教育文化」呢?完全以个人的感觉和经验为依据所得出的结论,和以研究为依据所得出的结论之间存在着哪些差异呢?

数据显示,硅谷所崇尚的根本就不是所谓的英才教育。格林沃尔德和巴纳吉(Greenwald Banaji)在 1995 年所做的研究表明具有特定属性的群体之间往往更容易建立联系,这类建立在固有认识上的联系甚至会影响到群体人群的决策行为(其影响对象并不限定于种族主义者或者性别主义者)。例如,伯特兰和穆来纳森(Bertrand Mullainathan)在 2002 年进行的一次研究表明,当一份简历所有人的名字听起来像非洲裔美国人时,他被公司拒绝面试的几率要比美国白人高出 50%。摩斯和拉卡幸等人于 2012 年进行的研究发现类似的情况也存在于性别范畴。此外,一旦人们进入到职场,各种各样的偏见即会发生。斯耐达(Snyder)在 2014 年所做的研究表明在科技领域,女性在会议中被打断的几率普遍比男性要高。同时,女性遭遇人格批评和业绩审查的次数也比男性更多。当女性及少数群体在面试和升迁中被要求满足更苛刻的标准时,我们便找到了偏见存在的证据。

实际上,硅谷压根就不崇尚英才教育,而一些误以为硅谷崇尚英才教育的观点恰恰会使多样性问题激化。卡斯蒂娜和伯纳德(Castilla Benard)于 2010 年所做的研究表明,当一家公司的管理水平受到广泛认可时,内部的经理人员在做决策的时候往往更容易受到偏见的影响。当我们认定自己的决定不会受到偏见的影响时,我们的内心就不会有对偏见进行纠正的意识。因此,所谓的「英才教育」文化似乎正在将硅谷推向更加绝望的边缘。

托巴克还建议科技公司的领导层不应该将注意力集中在多样性问题上面,因为这将损害公司的关键竞争性优势。

作为科技公司的领导——至少是那些处于地位的科技公司的领导——他们在面对越发激烈的竞争时并不会尝试去妥协自己的原则或者标准,他们不会为了满足政治范畴的『多样性群体』而妥协关乎企业存亡的核心竞争优势。 许多科技企业的领导正在主动寻求为自己的企业增添多样性元素,因为他们从各项研究中发现组织的多样性将会为企业带来竞争优势。马克里奥德、罗博和科克斯(McLeod, Lobel, Cox)在 1996 年从事的研究表明多样化的团队往往更具创造力。舜玛尔斯(Sommers)在 2006 年进行的研究则表明多样化的团队往往可以提升个体成员的智力水平。此外,更有研究表明具备多样性特征的团队在财务上的表现往往会更好。像 Google、Intel、Pinterest、Airbnb 等的科技公司也在积极地为自身添加多样性元素。

4、切勿将趣闻轶事当作家常之事 在恶性的争论中,人们往往会使用罕见的趣闻轶事去反驳研究的结论。在《硅谷的多样性神话》一文中,托巴克正正犯了这个错误。在办公场所是否存在偏见这个问题上,他选择将趣闻轶事进行一般化,以反驳数十年来的研究所积累的数字。

让我们冷静片刻,从逻辑的角度上进行考虑。我们来看一下以下几个例子吧:苹果公司的蒂姆 · 库克(Tim Cook)曾经公开表示自己是同性恋,Facebook 的马克 · 扎克伯格和写过《向前一步》(Lean In)一书的谢丽尔 · 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还有曾经聘请并提拔苏珊 · 沃西基(Susan Wojcicki,YouTube 公司总裁)和梅丽莎 · 梅尔(Marissa Mayer,Google 的前副总裁,现任 Yahoo 公司总裁)的拉里 · 佩奇(Larry Page),这些人难道也存在职场偏见吗?别犯傻了。 研究发现偏见往往建立在社会固有印象之上,但这和人们所处的群体并没有联系。少数群体成员更容易遭受他人无意识的偏见影响,即便是群体内部成员之间也存在着相互歧视的现象。不大熟悉这个领域的人群或许会感觉这个结论和他们的直觉不符,但事实就是如此(希望了解更多的读者可以点击 进行了解)。所以,即便上述公司的领导人存在职场偏见,我们也无需感到惊讶。

此外,托巴克还会利用一些小概率事件佐证「由于某个群体内有人成功,所以针对该群体的职场偏见压根就不存在」的论点。无需多言,我们不能单凭群体内某些成功的个案而断言职场偏见并不存在。职场偏见所导致的结果是:总体而言,某个群体所享受的待遇要低于另一个群体。因此,以个案代表总体的思路完全是错误的,单凭群体内少数人的成功不能证明针对该群体的歧视并不存在。

5、制造虚假或不相干的言论是一种不负的行为 托巴克制造虚假言论的行为完全是在侮辱读者的智商。在文中,他如此质问到:

去质疑整个科技产业以及资助科技公司的风险资本行业是否存在职场偏见这一行为是否合理呢?如果说是合理的话,那么其中所蕴含的讽刺意味未免太高了。未免有人对于地理区域有所疑惑,我在这里稍作澄清:硅谷是旧金山港湾区(San Francisco Bay Area)的一部分,当地或许是美国自由气息浓郁的区域了。一旦硅谷出现左倾,它将会掉入太平洋之中。 这当然还有道理,但不论是自由气息还是地区言论都有可能沾染上偏见的恶习。即便是善意的人——假设他并没有自发的偏见——也会存在一定的固化思维。身为人类,我们不难察觉针对某些群体的偏见确实存在。当无意识的偏见开始对职场的决策行为发生影响时,其归因无非是我们所建立的内部联系,而不是说我们想要刻意地歧视某一类人。

托巴克还坚称《反歧视法》的存在可以杜绝歧视行为的发生。

截至今日,《反歧视法》已经存在了 60 个年头,它甚至比绝大多数在世的人都要老。因此,我们还应该相信 Apple、Google、Facebook 等科技企业以及 Sequoia 和 Kleiner Perkins 等风险资本公司会冒着被媒体抹黑或者被起诉的风险去施行歧视行为呢?这也未免太可笑了。 尽管这些法案已经存在了数十年,但歧视行为仍旧存在,就跟针对犯罪的法案也已经施行了数十年之久,但选择犯罪的人仍然存在一样。除此以外,多项研究表明绝大多数偏见行为都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发生的,因此人们很难察觉自己的决策是否有受到偏见的影响。我同意大多数人的出发点都是好的,有些人甚至还非常努力想要消除偏见,但很不幸,这并不足以消除偏见。

6、一位好的作家应该将故事的来龙去脉叙述完整 在《硅谷的多样性神话》一文中,托巴克有一点说得尚算在理:

或许,这些压倒性一致的数据仅仅是由于供给或者教育管道上出现了问题。或许正如莫里茨(Moritz)所说的一样,由于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这些领域中,女性的数量要远远少于男性,因此导致招聘池本身也存在数量过少的问题。但这也未免太符合逻辑,甚至可以说太刻意了,远远不如我们设想的那般富有争议。 确实,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这四个领域之中,女性的数量确实要远少于男性。但和科技企业相比,在这 4 个领域中少数群体所具备的代表性明显要高于前者。例如在计算机科学和计算机工程这两个领域之中,有 4.5% 的学士学位所有人是非裔美国人,有 6.5% 则是西班牙裔。但在许多硅谷的科技公司之中,只有 2–3% 的雇员比例是有色人种。如果说问题出在教育管道,那么在科研和企业这两个领域中,有色人种所占据的比例应该相当。

上述 6 点在恶性的争论中很常见。

驳托巴克书消停吧硅谷的多样性问题没有那么

我认为托巴克在《硅谷的多样性神话》一文中所犯的错误非常典型,因此具备纠正的价值。在进行争论时,我们在严于律己的同时也应该用更高的标准要求他人,因为证据才是我们强而有力的论据。

文章来源:Medium,由 TECH2IPO / 创见 阮嘉俊 编译,首发于 TECH2IPO / 创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